公告:
您好,這裏是物流有限公司!專業承接10-400噸位貨運服務。
聯係電話:400-966-8687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
政策黑洞?到底是大件運輸還是超載超限
添加時間:2016-10-22 11:01 來源:國際物流 作者:www.portalquantum.com

  根據2015年我國大件運輸市場發展報告,傳統行業大件運輸需求下降,而工程建設、交通建設的運輸需求和技術難度會逐步提升。未來資金雄厚、擁有專業設備和豐富經驗的大件運輸企業會勝出,僅擁有簡陋設備的小大件運輸公司將會失去價格優勢而被淘汰。

  ● 2015年我國大件運輸市場發展狀況

  (一)公路大件運輸市場的需求

  前幾年國家投資4萬億拉動經濟發展,許多基礎設施項目上馬,大件運輸需求量較大。現在隨著國家宏觀調控開始,在石油、化工、機械、鋼鐵、水泥、能源、交通建設等領域的大件運輸需求減少,但能源領域的大件運輸結構也發生了變化,電網改造升級及新建項目勢頭趨緩,新能源風電項目增長趨勢明顯,總的情況看較之2014年2015年大件運輸的市場需求總量呈下降趨勢。

  (二)公路大件運輸企業的經營狀況

  以往大件運輸市場資源匱乏的年代,許多企業為了增加業務量及市場占有率,不斷購置各類型的大件運輸設備。隨著今年來個體司機(及聯盟)的崛起,除部分“高、精、尖”設備外,個體司機已能承攬大部分大件運輸業務,並且具備價格優勢,在現有競爭環境下衝擊各運輸企業的自有設備,造成自有設備、人員閑置嚴重。同時,現有大件運輸企業自有設備如無業務支撐,設備自身的成本(折舊、管理費、修理及人員工資等)給企業帶來相當沉重的負擔。已有相當多的運輸企業除保留必要的裝備及人員外,已將多餘裝備轉讓及租賃,盡可能的降低企業生產性費用。

  隨著大件運輸市場需求總量的減少,市場競爭愈發激烈,均麵臨“僧多粥少”的局麵,許多行業及項目嚴重萎縮甚至處於停滯狀態,大件運輸公司為了自身生存不惜一切代價擠入有大件貨物運輸需求的企業(項目),拚價格成為獲取訂單的主要手段。而大部分大件物流需求企業為了自身成本控製及風險轉移,盲目降低物流服務需求的入圍門檻(甚至沒有),加大了各大件運輸企業之間的惡性競爭。

  這也導致部分物流企業為了生存不得不降低運輸安全標準,甚至有一些物流總包企業將業務分包給不具備大件運輸資質的承包商來運作,使用不符合要求的車輛、駕駛員,造成服務質量大幅度降低,最終引發慘烈的交通事故和巨大的經濟損失。

  大件物流運輸作為特殊服務行業,其固定成本在項目運作時存在較大起伏,加之大件需求企業普遍違約欠款情況嚴重,使得大件運輸企業普遍經營困難。

  (三)公路大件運輸市場存在問題

  對於大件運輸,目前的管理依據主要是《超限運輸車輛行駛公路管理規定》。在實際執行中,執法人員往往把不可解體的大件運輸等同於人為的超載運輸,造成大件運輸“管理亂”、“收費高”、“通行難”。

  交通部2000年第2號令規定,跨省(自治區、直轄市)行政區域進行超限運輸的,由途徑公路沿線省級公路管理機構分別負責審批,由於各地審批要求不一、考察標準各異、辦證時間不同,起運地統一協調難度較大。雖然2011年7月1日開始實施的《公路安全保護條例》對公路超限運輸許可作了有關規定,起運地公路管理機構統一受理跨省區市超限運輸許可申請,但沿途協調仍然存在很大難度。由於各地執法標準不一,一些大件運輸車輛不得不在省界滯留或換裝,甚至不得不繞道運輸。

  同時,治理超限運輸的執法主體不明確。公路路政部門治理的是“超限”,認定指標是車軸標定的載重量;公安交管部門治理的是“超載”,認定指標是車輛行駛證上標明的車輛額定載重量。兩個執法部門、兩種執法標準,難免讓企業、車主們無所適從,多年來形成了一個畸形的以罰代管的惡性循環體係。在大件運輸行業由於製度建設和監管手段、措施的缺陷,行業內滋生出“帶路幫”、“黃牛黨”之類的利益團體。

  總體來看,公路大件運輸存在主要問題如下:

  1、製度缺失

  對於大件運輸這樣一個事關重點工程建設的專項運輸方式,到目前政府有關部門沒有一個專門的管理辦法。主要依據是交通部2000年第2號令《超限運輸車輛行駛公路管理規定》。把不可解體的大件運輸等同於人為的超限運輸,是造成大件運輸“管理亂”、“收費高”、“通行難”等問題的重要原因。

  2、管理亂

  交通部2000年第2號令規定,跨省(自治區、直轄市)行政區域進行超限運輸的,由途經公路沿線省級公路管理機構分別負責審批。由於各地審批手續不一、考察標準各異,辦證時間不同,起運地統一協調難度較大。因此,2011年7月1日開始實施的《公路安全保護條例》對公路超限運輸許可作了有關規定,由起運地公路管理機構統一受理跨省區市超限運輸許可申請,但沿途協調仍然存在很大難度。

  3、收費高

  大件運輸收費名目繁多,而且各省標準不一,各地自由裁量權很大,缺乏公開透明的辦事標準。過路費、道路補償費、橋梁驗算費、橋梁加固費、監護費以及各種罰款等費用加起來,有的高達正常運費的5—8倍,極端的例子甚至超過了運輸貨物的總價格。特別是經過道路橋梁驗算,符合通行條件,取得超限運輸通行許可,並已交付道路橋梁補償費的大件運輸,還要按照計重收費辦法收取超載費,因此存在重複收費問題。據了解,上述兩項收費往往占到企業運輸收入的60%左右。

  4、行路難

  大件運輸通常需要跨省(自治區、直轄市),由於各地執法標準不一,一些大件運輸車輛不得不在省界滯留或改裝,甚至不得不繞道運輸。由於大件運輸的特殊性,液壓軸線車的外廓尺寸、軸荷、質量限值沒有國家標準,沒有進入車輛目錄公告,也就無法取得合法的營運牌照。“無牌上路”成為行業存在的普遍問題。

  5、大件運輸專用牽引車與環保達標矛盾凸顯

  目前國內大多數大件運輸牽引車排放均是歐三及以下的排放標準,隨著國家對環保要求逐步提高,許多車麵臨著達不到新的國四排放要求,可能要提前退出運營,造成車輛的淘汰或被迫更新。

  (四)國家新的稅收政策對公路大件運輸市場的影響

  “營改增”後大件運輸企業的業務發生的可抵扣的進項數額更少。大件運輸高性能車輛一般都是原裝進口,使用壽命較長,大件運輸車輛運力過剩。新稅製後大量購置車輛的企業不多,多數企業大件運輸車輛都不是當期購置的。車輛燃油費在整個項目的合同額中占比很少,大件運輸的措施費用(包括罰款)和人工費用較高,這一部分又不能進入抵扣進項,最終導致大件類的物流企業較之於其他同行稅負更重。